福彩3d012路走势图2|福彩3d跨度走势图100期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學術研究

從文物點交看中外博物館業務活動方式的異同
發表時間:2017-03-13 閱讀數:1577【

  【內容提要】文物點交是文物展覽前期準備工作之一。本文介紹了中外博物館在文物點交場地、內容、器材、報告、人員配備、工作方式等方面存在的差別,這些差別是博物館之間不同業務活動方式的體現。工作人員通過點交文物實現有效的溝通,互相借鑒、取長補短,共同提高業務水平,對展覽設計工作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

  【關鍵詞】文物點交 博物館 展覽

  文物點交是展覽工作的重要環節之一,是展覽由圖紙設計逐步過渡到實際制作階段的過程。點交進度的迅速與遲緩,直接影響展覽前期的計劃安排。點交結論的科學性關系到展品的完備化程度,并決定著能否做出符合設計要求的展覽內容等。點交報告的準確性和詳略程度等細節內容對展覽進行及撤展后續工作發揮著至關重要的鋪墊作用和源起效應。展覽的周期越長、展品更替越頻繁、文物數量越龐雜,這樣的特征越突出。

  筆者近期參加了引進型展覽的文物點交工作,采取由外方選擇展品,中方提供展出場地和工程制作的合作交流展覽形式。因為接收國外展品,合作方也是當地博物館工作人員,點交過程中深感中外博物館(有的稱藝術館)之間在具體點交內容與工作形式方面存在一定區別,折射出不同博物館之間業務活動方面的若干共性與個性差異等。這些內容有些是點交活動開始之前預料到的,但更多的則是在工作過程中發現并協調、溝通才逐漸領會的。

  一 場地選擇

  為了能夠妥善地點交和布展,中方按慣例在展廳的外圍設計了專門的臨時周轉庫房,用于存放外方的全部文物,并在庫房內設置了幾個點交臺案,由幾組人員分工點交不同的展品。庫房距離展廳很近,有專用通道直達各個展廳,并日夜有專人職守,非布展人員不能直接進入庫房。這樣一來,既使展品集中于同一地點,確保了文物安全,又可以在點交后方便地將文物移送到展廳內進行布展,從而保證布展工作的順利進行。

  點交工作開始前,情況發生一些改變,原有方案也依理做出相應調整。出于保證藝術品的完整和安全等因素,外方建議采取一邊點交、一邊布展的方式來進行。原有庫房只作為存放文物和包裝箱的場地,而不是點交的場所。點交活動需要在展廳內進行,而且是點交完畢一件,馬上由外方將這件展品在展廳內進行布設,布展完畢再進行下一件。

  點交與布展同時進行這種方式,我國也采用,但適用于布展流程簡單、數量相對少的文物,更多是用在撤展時,尤其是涉及外借的展品較多的。悉用此法,可以省去重新尋找臨時周轉庫房的麻煩,文物撤換一件,即點交一件,全部撤完時,也基本點交完畢,接收方可以進行下一步運輸等事項,既高效又省空間。雖然以外方的這種同步方式,偌大的庫房只作為臨時存放點,其利用價值已經大打折扣,但是考慮到珍貴藝術品的特殊性,這種方式也不失為一種較好的處理辦法。

  點交開始后,將庫房內的幾個可移動點交臺案分散于幾個展廳內,方便地搬運到展廳各處的展墻與展柜邊。有計劃地選取與展位對應的展品文物箱,先將未開箱的文物整箱從庫房提出,移至展廳里,放在展位附近。正式點交時,外方開箱,再交由中方查驗,填寫相應的點交報告,雙方確認簽字后完成點交。之后,馬上將此展品移動到展位,置于展墻或展柜內,進行安放或加固等,從而使文物一步到位。這樣的形式,完全擺脫了庫房點交的基本形式,將文物箱有選擇地放置在展廳內,并且大體定位于展位附近,最大限量地減少了文物離箱后在展廳內的搬運過程,于文物安全確實有利。而且,點交時,較大的油畫或雕塑全程位于文物車上,以托架的形式進行固定。檢看過程中,除了調整角度或校對光源以外,基本不做任何移動。較小畫幅的油畫或小型雕塑等藝術品則由外方置于點交臺案上,擺放平穩后進行查驗,點交后由文物車移送到展位處,其間不作任何移動或翻轉等。

  二 人員構成

  與工作方式相關的一個要素就是人員構成。中方參加的工作人員由展覽和外事人員組成,展覽人員負責展品的查驗與報告簽署,外事人員主要進行溝通翻譯。外方則由一個人來對應中方的點交小組,通常一個人就是一個館或多個館的代表,按順序將某館的展品點交給中方。在人員結構和數量上,我方陣容明顯比對方強大。

  在點交過程中認識到中外不同的業務觀念,即中方這邊全部為展覽設計人員,而外方則不是這樣的稱呼,被統稱為“藝術品修復師”。這是我們以往所沒有接觸到的一個業務種類。因此,當翻譯人員將我們也同樣介紹為中方的“藝術品修復師”時,我們感到異常的新奇。當我們再次被解釋為展覽設計人員時,外方工作人員同樣感到很驚訝。

  按照中國博物館的運作模式,能夠接觸展品并對其進行查驗的業務人員,一般應為藏品保管或展覽設計人員,至少應當是對文物或藝術品具備基礎知識或稍微了解的業務人員。文物保護修復人員屬于科技保護隊伍,雖然有時對文物的性質了解更多,但很少直接參與展覽的實際布展工作。看來中外關于文物或藝術品的屬性區別很大。

  筆者觀察外方的藝術品修復師技術確實很全面。運輸箱開箱時他們要負責指揮工人如何將文物從箱內取出,特別大型的油畫,其畫面與畫框有時是分體包裝,開箱后要分別取出,才能合為整體;點交時他們會對整個畫面進行觀察,并做出詳細的記錄;遇有破損較重的畫框,還用隨身攜帶的配色油彩和油畫筆等工具,對畫框上的一些磕碰、損壞等小傷進行現場修復,不過很少動及畫面的內容,盡量保持原狀。有的博物館的點交報告中,畫面與畫框資料是分開的,有的甚至只有畫面而無畫框資料。對于這些暫缺資料,外方的修復師們會現場制作補充,在點交報告中用速寫的手法畫出畫框的形狀,復雜一點的還要連同外觀上的裝飾花紋,并在圖上用不同符號或色彩標注出畫框的保存情況等。國內通常不做這方面的準備,也極少做現場繪制的工作,習慣用語言描述或在現成的照片上進行標示,更多的是采取現場拍照的形式來記錄文物保存情況。外方的做法給我們一個比較好的啟示,從報告的完整性而論,圖文并茂是比較理想的表現形式。

  三 點交內容

  作為文物的藝術品種類很龐雜,有油畫、銅版畫、雕塑、瓷器、服裝、首飾、日用品、儀器、書稿等,以油畫數量最大。國內習慣稱呼它們為文物,而點交時外方稱之為藝術品。

  按照國內通常的點交法,關于這些藝術品本身的物理情況,包括全部的細節,都屬于點交之列。很多時候,既要確認現存一些狀況,還要根據現有的一些狀況對未來可能發生的現象做出合理的判斷,這也要反映在記錄里,以備將來問題擴大化時有據可查。具體保存情況界定起來有劃痕、刮傷、磕碰、按壓、污漬、脫落、銹蝕、殘斷、開裂、粘接、后期修復等不同內容,當然是記錄文物本身保存不佳的狀況,保存良好的細節內容均不屬于雙方點交的范圍。

  點交中接觸最多的是油畫。關于油畫的基本認識,中外之間區別很大。我們習慣于將畫幅內的全部可發現的問題都登記在點交報告內,而外方有時卻對舊的損傷很不以為然,溝通后的解釋就是:那是舊的,或者是普遍存在的現象,都不屬于問題。這樣的解釋有時讓我們很難處理,因為我們無法確定他們所謂舊的,究竟舊到什么程度,會不會在以后的歸還過程中被作為問題提出。經過交流,這樣的結論通常也添加到報告里,以中外兩種文字進行標注,雙方各執一份備案。只有少數博物館,一般不在自己的報告里新增我們所觀察到的一些現象,而是建議我們在副本里進行內容添加,還將副本保留在我們手里,只在自己的正本里注明“見中方點交報告副本內容”。筆者覺得這種處理方式是點交過程中比較匪夷所思的做法了。

  據筆者觀察,同為油畫作品,形式存在很大差別,除了大小、形狀各異外,保護措施也不盡相同。具體分為兩種:一種是畫框內帶玻璃板保護的,另一種則是不帶玻璃的裸展。對于裸展的油畫,雙方都能看得很仔細,因為畢竟畫面是暴露在外部的,謹慎程度自然就加強了。然而,我們發現即使是帶有玻璃板保護的油畫,外方同行們同樣看得相當仔細,甚至個別精細程度還要高過裸展的畫。初時很不解,待看到他們在報告里進行仔細的標注,有的還附以日期、時間、簽字等明細記錄時才意識到,他們其實并不是在單純的點交,而是在對油畫本身進行類似體檢一樣的核查,至于畫面是否外露倒不是太在意的問題。

  受油畫藝術特殊性決定,點交過程中,中外雙方對于油畫畫面的重視程度均遠高于直觀的畫框部分,即便這個畫框是與畫面同時代的古框。畫面中最在意的則是油彩的脫落,哪怕是很小的脫落,有的可能只是一個針尖大小的剝片,需要借助射燈和放大鏡才能看清,也要寫進報告里,因為被認為可能是一處持續擴大的區域,需以后著重注意或修復之處。相反,一些我們感到龜裂得很普遍或面積較大的地方,外方有時卻覺得并不是問題,有的畫面裂紋形成類似等高線一樣的環狀或斜向的條紋,通常也只是標出被認為嚴重的幾處。此外,固定畫布的木框,通常也會在畫面上形成大的明顯凸棱而使油彩聳起,它們一般位于畫面的四周及中部,呈橫向或縱向延伸,但也被認為是司空見慣的細節,多不屬于記錄之列。這些都是我們在點交過程中逐漸接受和適應的細節,經過多次反復體會才最終理解。在外方的認識里,凡是可能對畫面油彩的固定產生影響的危害,再小也是關注點,反之則都不是,哪怕再大范圍或更普遍的存在,在他們的意識里,油彩本身已很牢固,或者已經過修復,不會脫落,自然也不需要重新標注。

  在點交過程中還發現了一個很重要的現象,甚至連外方工作人員都沒有意識到。因為個別油畫雖然在點交臺上未觀察到什么異常,但是在布展懸掛時,卻發現畫框明顯呈扭曲狀,無法與展墻平面相合,需矯正后才能正常展覽。由此可見,對于油畫,尤其是大型畫框,點交時除了觀察局部各種微小現象以外,其總體保存狀況也需要進行準確把握,如果遺漏,必將對未來的布展工作產生影響。

  四 工作方法

  根據溝通與協商的結果,點交工作一般選擇在工作日進行。與預想的一樣,外方博物館工作人員的時間觀念、原則性都很強,在我們看來一些很小的細節,他們卻極重視。

  比如展廳的溫濕度,根據設計要求,需達到恒溫恒濕的環境標準,以滿足藝術品和家具等文物的保存條件。所以,每天工作開始前,外方人員進入展廳后的第一件事,通常就是湊到溫濕度儀前查看當前的環境狀況。如果這些指標達不到預計的標準,外方會暫時停止點交,直到測量結果達到正常值,他們才會痛快地去庫房提取文物,開箱點驗。在點交的過程中,如果直覺上認為溫濕度有偏差時,他們還會即時地查驗儀器,并用自帶的便攜式溫濕度儀在各個展廳間不停地走動,隨時了解環境的變化。

  除此之外,外方還有一些很好的習慣。他們的文物箱箱體都很干凈,以油漆粉刷成統一的顏色,表面沒有亂七八糟的字畫或者舊的封條、標簽等,并且基本上一物一箱,不互相交叉。在每一次開箱后、取出展品給我們查看之前,通常必須自己查驗一遍,不是簡單地核對數量和名稱,而是對各個細節進行真正的實際觀察,就好像不是我們在接收,而是他們在接收一件新的藝術品一樣。如果有新的發現一定會一絲不茍地標注在點交報告上,寫清損失現象、數量,甚至長度和面積等,還要標明發現損傷的時間。待這些前期準備完畢才正式將展品移交給中方,由我們來查驗。當我們在原報告的基礎上發現新的問題時,他們會逐一核實,認可的項目標注于報告內,需要說明的則加以解釋,或依我們的意見標于報告圖上等。

  從點交開始直到結束,外方的總體工作方式始終是讓我們頭疼的問題之一。如此眾多的博物館卻并沒有推選出一個固定統一的協調人,而是各自為政,只是按照事先擬定的一個日程表依次與中方進行移交。在人員的配備上,中方安排的人員一般有三個,分工記錄、拍照和查驗等,但對方則始終只有一個人,并且對應不止我們一個組。所以,很多時候當我們一組查驗完畢,填好報告等待雙方簽字時,對方人已經不在現場,去開下一箱文物或者指揮工人掛畫布展了,有時還在與另外一組進行點交。那些事務完畢,又匆匆而返,核對文物保存情況,簽好字,取出下一件待查驗的展品,然后又去忙其他布展工作了。

  在這種點交與布展相結合的形式中,外方博物館并沒有專設一個布展小組或專人進行展品的布設。點交人員除了點交以外,同時還兼任著文物提取、布展或其他職責,而這些環節進行時人員又必須在場,因此,最終結果是造成只有一個人跑來跑去地協調進行各個崗位的工作,直接影響了點交的進程。這樣的流程恰好與我們相反,我們是同時有幾個工作組的人分別應對點交等事務,對方一個人在與我們幾個組的人同時進行合作,使我們的工作組常處于等米下鍋的狀態,無形中耗費了大量時間。這樣的工作方法一度效率很低,我們一天之中只能完成幾件展品的移交和布展。

  五 點交器材

  由于國外藝術品多為厚重的雕塑、油畫及銅版畫等,因此,我們事先準備了幾個帶有滾輪的寬大臺案作為點交的平臺,既可以承受較大的壓力,平穩地固定于展廳某處,同時還可以方便地移動,很適合展覽中點交人員隨展品移動這樣的工作方式。此外,還準備了亮度可調節的大型落地燈具,同時配備的還有微型手電筒、放大鏡和記錄本等,作為查看細節和記錄的工具。

  筆者觀察到外方工作人員的設備與我們接近,但是用于查看細節用的手電筒和放大鏡卻很有特色。我們用的手電筒是反光罩式,中心有一個發光的燈泡,外圍是一個近球面的燈罩,將光反射到物體上,光圈中心亮度極高,周圍卻明顯暗淡,光線不均勻,很不利于觀察畫面內容及物體表面的真實狀況。放大鏡是獨立的,需要時拿起觀察,不用時還需放下,一會兒再操起手電筒,時常搞得手忙腳亂。

  相比之下,外方的設備似乎更顯科學。手電筒是微型的,但形式卻是LED結構,燈罩為一片凸透鏡,光源在透鏡罩內的焦點處,使用時光從透鏡向外折射,有些像幻燈投影的效果。光圈投射到物體上,光線十分均勻,觀察時不受光線明暗的影響,從一定的角度可以很方便地觀察到畫面的情況,既實用又科學。放大鏡也很考究,是一個目鏡鏡片雙連的眼鏡形式,配有合成材料制成的頭圈,可以方便地戴到頭上,拉下目鏡置于眼前可以擴大觀察現象,向上推起目鏡則不影響正常觀察和活動等。外方的記錄用具為常見的硬夾板形式,除了用金屬夾固定板面的紙張,還在普通夾板的頂部安裝了兩個彈性的筆套,彈性結構可以插不同粗細的記錄筆。這樣一來,筆、紙、板三項要素始終能保持為一體,避免了到處尋找紙、筆的現象,雖是小節,但很實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對展品細節觀察方面,中外都有相應的考慮,但外方的基本設備顯得更具實用性。

  六 點交報告

  點交報告由外方博物館提供,多為文檔形式,少量為表格,國內通常按項目制成表格形式,兩者明顯不同。外方點交報告歸結起來大概有五種方法。

  第一種:代碼法

  有文物基本情況介紹,對文物的保存情況進行詳述,并留部分空間作為點交內容新的補充。隨報告附文物照片圖,以1—N數字分別代表不同的損傷情況,如1.磕碰,2.按壓,3.劃痕……,直接標注于圖上(圖一)。

  第二種:色彩法

  在點交報告中附一張文物(主要是油畫)照片,再將一張透明的描圖紙覆蓋于照片上,以彩色筆在描圖紙上與原畫對應的部位標注出損壞情況,并用中文或外文加以注釋,以備日后核查。彩色筆的好處是可以用不同顏色代表不同受損情況。此外,文檔中還有更詳細的細節劃分,以復選框的形式供勾選,至少有十多種,家具類的可以達到40項以上,也可以用中外文標出。這種方法需要隨時輪流使用各色彩筆,所以相對麻煩一些,但效果非常直觀,對于油畫尤其適用(圖二)。

  第三種:符號法

  與前兩者均有共通之處,但沒有作為分隔的描圖紙,采用銀灰色墨水的筆直接標注于照片上,配合各類符號,如圈、交叉、橫線、曲線、弧線等來表示。銀灰色筆觸本身泛銀光,與畫面的顏色都不重合,又可以復印或在復印件上標示,因此也比較方便(圖三)。

  第四種:直標法

  文字或表格形式,附照片,將損傷情況以文字形式直接標注于圖上,可以是原有的性狀描述,也可以是新發現的問題。中外雙方各以己方文字進行標注(圖四)。

  第五種:描述法

  基本是文檔的轉化形式,比上述三種都要簡略,在表格內描述保存狀況,并留有少量空格,以中外文字進行少量補充。除了小件器物,有時家具等大件也采用這種報告,適用于保存情況較好的文物(圖五)。

  在點交報告的設計上,我們似乎特別在意以相對模糊的語言描述概括文物的特征、完殘情況,字句少了難免要遺漏一些重要信息,多了則又會增加篇幅。此時,以圖文并茂的形式不失為一種理想的辦法,如再配以用顏色、符號、代碼等則更顯科學性,可達到有效區別的目的,讓文物以直觀方式展示自身各種特征。

  七 工作流程

  文物點交方式是博物館之間業務活動內容的外在表現。點交初始階段,因為缺少前期的合作,關于操作流程,雙方在很多具體細節上都感到十分陌生和局促。通過進一步的交流和實踐,加上有意識的調整,才逐漸能駕輕就熟地完成各類點交。最后,合作達到默契的程度,語言之間的障礙已顯得不重要,中外之間僅通過簡單的手勢,甚至示意等,都可以對藝術品的保存情況做出準確概括。總體來看,合作最默契的時候也是點交工作進展相對快速的階段。

  即便如此,點交過程中還是有很多不能完全按照我方意愿行事的時候。前面提到,外方以一人之力同時應對我們幾個點交小組,兼開箱、點交、布展人員于一身,時常使我們處于被動狀態(圖六)。

  當我們深感這種低效的運作形式影響進度而苦不堪言時,通過翻譯人員提出了建議,即能不能請外方考慮也參考中方的形式,將他們的業務人員按活動內容進行分工,各司其職,避免這種由單個人跑來跑去、應接不暇的窩工局面(圖七)。

  經過協商,雙方達成共識。然而,當我們再次開始時卻驚訝地發現,雖然增加了人手,但卻只是外方一個工作人員不再同時兼顧多組而專門對應我們某一個組,而這個人的工作其實還是在重復開箱、布展、點交全過程,基本形式并沒有大變化,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按活動內容分工。這樣的組合形式一直堅持到點交活動結束,雖然不如我們預料的理想,但是總算有專人進行一個組別的點交,效率多少有些提高。從這也可以看出,中外之間對于分工的理解還存在一定的差距(圖八)。

  點交過程中接觸到較多油畫作品,以往雖有過點交此類展品的經歷,但大批量集中過手卻并不多。讓我們感到輕松的是不少作品都在畫框內嵌入一整塊玻璃,從而對畫面起到保護作用,我們在點交和展出的過程中就不必擔心畫面上產生新劃痕或磕碰之類的新損害,但是還有相當一部分油畫依然是原貌形式,沒有任何保護層,這樣的展品讓我們著實傷透了腦筋,一方面要非常仔細地查驗有無明顯的舊傷;另一方面還要考慮如何在展覽期間采取合理的展示手段,既滿足觀眾觀看,同時又有效保護藝術品本身。

  八 修復與保護

  筆者觀察國外同行們很少有現場修復畫面本身的行為,只是偶爾對畫框等邊緣部位進行小范圍的修復。最使筆者大惑不解的是個別明顯處于游離狀態的損傷,如油彩剝離或明顯成片翹起,也不見有修復的意圖。詢問后得到的答復是:這樣的狀況都不能在現場處理,而只能等展品撤展后,拿回本館的修復工作間里才能進行修復。筆者推想,這樣一來,可能在展覽過程中這些片狀油彩就已經脫落無存,到時已經不是固定油彩的問題,可能只好以新油彩來補充了。

  關于如何確定修復的內容,即使在外方國內,似乎也存在不同的理解。在點交兩件18世紀的木質套箱和實木家具時即遇到這樣的問題。套箱本身為木制,上下有多層小抽屜,屜內盛放金銀器模版,工藝十分精巧,使用時,一層層拉開,別有一番趣味。筆者注意到幾十個抽屜中其實只有三個帶象牙鈕,其他抽屜鈕多數已經缺失無存,只在原鈕處留有固定用的孔眼。點交過程中,在拉開查驗時可遇到了麻煩,因為如果想打開一個沒有鈕的抽屜,就必須先抽出其中一個帶鈕的,利用它的空缺拉開下一個屜,抽出來,再利用這個空缺拉開下一屜,依次重復動作,一直到想打開的那一層,最后才能打開。這中間所費時力可想而知。外方工作人員通常一手拿著上層的抽屜,另一只手去摳下一層,當下層抽出一部分后,再將上層的抽屜塞回原位,雙手交替,忙得不亦樂乎。筆者從旁觀看,卻是干著急而無能為力。即使是這樣,他們也不敢把抽屜都同時取出來,因為如果那樣,形式非常接近的各層抽屜很可能全亂了次序,再想按順序歸位則更為復雜。當問他們為什么不參考現有幾個很完整的象牙鈕復制那些缺失的幾十個抽屜的鈕,既恢復原貌,又便于每次開啟查驗,答復是:這樣就是為了保持原貌。但是讓筆者不解的事馬上出現了,另外一件實木家具,筆者初觀察時相當完整,當看了點交報告時卻才發現,原來這是幾年前博物館方面耗費巨資對家具的木質部分進行了大修的結果。除了內部帶有貼紙的廂體部分保留外,大部分木質部分已經替換成新的材料,才使家具在保持原貌的基礎上又煥發出神采。從這些事例可以看出,雖然對藝術品本身的保存非常仔細,但是在具體修復的選擇上外方卻與我們想象的相去甚遠,往往越大處的修復越容易實行,而越小處的細節越不容易被作為修復的重點或首選,哪怕在筆者看來是至關重要的環節。

  九 業務分工

  國內的文物點交,包括后期的布展工作,除了一些例外情況,如大件、重物等,需要動用設備和調動工人以外,多數工作是由我們業務人員親手進行操作。外方同行們的工作方法也基本如此,確切的展位是由他們來確定,工人則按照他們的要求來實現具體的操作等,但兩者配合得比較協調,看來這些工人對展品的情況也比較了解。

  然而,在一些特別精細的環節上,他們卻并不完全依賴工人的協助。比如,為了安放幾十枚徽章,需要在一塊底板上挖出對應的孔洞來盛放展品,這時博物館的工作人員會親手操作,極其熟練地應用電鉆、刨、刀等工具,完成各個孔洞的設計和制作等。筆者感覺這些應該是由專業工人來完成的差事,他們卻全都親自動手,而且是很得心應手地完成。

  與外方的工作方式不同,在涉及具體手工技術方面的問題時,我們通常的做法是提供一些方案或想法,再交由相關的施工制作隊伍來完成,很少自己操作。一方面沒有專業的訓練,不能熟悉運用各種類別的工具;另一方面,即使具有這方面的經驗或技能,但是好像也不該由展覽設計人員來完成,因為屬于技術方面,有詳細分工。

  由此看來,國外博物館對于技術的理解實際上比我們要更寬泛,哪些事情該由自己還是由專業工人來完成,有時分工界限似乎并不明顯。為了更好地完成展陳工作,專業人員既是專家,也是展陳多面手。這也讓我們聯想到點交初期,外方一個人應對我們中方幾組人馬的配合形式,可能也是這種思維方式的結果。

  文物點交不是單純的文物移交,因此,特別強調專業人員的參與。雙方工作人員在點交過程中可以實現有效的溝通,在核實數量和保存情況的基礎上,增強對文物的認識。從點交的時刻起,文物不再是庫房內的滄海一粟,也不再像處于展柜內和展墻上那樣遙不可及或高高在上。對接收方來說,以往停留在文字或照片上的各種描述和認識,都可能在接觸到實物的剎那間發生根本性的改變,從而對展覽的內容和形式設計產生相應的影響。

  文物點交也透視出點交雙方博物館的不同工作形式和內容,包括運作形式和工作人員的專業水平、認識角度和辨別能力等。無論之前專業基礎如何,只要真正地參與到點交活動中來,對于參加者來說,無疑都是一次有益嘗試,對業務水平和調控能力也是一種提高。點交也是相互學習的過程,雙方人員在互相借鑒中可以取長補短,共同提高,為進一步擴大交流合作創造契機。

(王月前  《中國國家博物館館刊》2012年第5期)

】【打印繁體】【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試論攝影在數字化博物館建設中的.. 下一篇是人才讓博物館蒸蒸日上

熱門文章
福彩3d012路走势图2 贵州11选5预测 nba篮球大师球探技巧 四川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三张牌传奇 20选5走势图综合版 重庆时时彩计划网页 通城二八杠 彩票走势图 时时彩如何看号技巧 新时时彩三星组六技巧